声音的舒肥料理:Inakustik LS-803音箱线

在读过郭总编的Inakustik原厂报导后,心中兴起了对Inakustik的好奇—这线,会是怎样的风貌?

声音的舒肥料理:Inakustik LS-803音箱线

影响线材声音表现的三要素—阻抗、感抗、容抗

根据郭总编转述原厂的线材理论,Inakustik认为影响线材声音的最根本因素在于线材的阻抗(resistance)、感抗(inductance)与容抗(capacity),这三种电抗因素让线材上面好像多了电阻、电感和电容,因此对讯号传递构成了影响。

一般线材厂会强调用了什么多高贵、纯度多高的导体,线径有多粗,又用了多少层披覆,可以避震、可以抗干扰,诸此种种。这些都有其背后的理由,也确实导体纯度、导体线径、线材披覆、抗震效果都会影响声音。但这都还不是根本因素。究其根本,线材负责的是传输,影响传输的,就是阻抗、感抗和容抗。

声音的舒肥料理:Inakustik LS-803音箱线

尽力降低容抗

他们又认为,其实只要导体纯度够好,阻抗的影响很小,甚至连铜和银的传递质量差异也可几乎略过不计,因此,他们认为,阻抗不是太大的问题。剩下来的就是感抗和容抗,特别是容抗,Inakustik认为容抗是线材优劣良窳的关键。他们的目标就是:尽可能地降低容抗。

什么会影响线材的容抗呢?有两个因素。第一,导体外围的披覆,那个绝缘层的厚度和材质,会影响容抗。绝缘层越厚,绝缘材质的介电常数越高,容抗越高,越不利于传导。第二,若线材内有两股一正一负的导体(如音箱线),那么正负导体中心的距离也会影响容抗。距离越远,容抗就越小,彼此越靠近,容抗就越大。

声音的舒肥料理:Inakustik LS-803音箱线

空气是最好的介电材料

先来看第一个问题—关于低介电常数的介电材料(绝缘层)。论起科学,都是客观数字。举凡一般常见的绝缘材料,如PVC、PE、Teflon等,都有其介电常数,或许因为配方稍有变化而影响到介电值,但大概都不脱一个范围。例如,PVC的介电值约在3.5~4.5之间,PE则在2.2~2.4之间,Teflon更低,介电值是2。从此来看,也就说明了为什么会有厂商特别强调自己是用PE、Teflon当作绝缘层,那些原厂没说的话,科学数字告诉你。

但是,还有一个更理想的介电材料,其介电常数是1,那就是空气。任何数字乘上1,结果都不会变,也就是说,如果拿空气当作绝缘材料,那么就不会有介电常数增加容抗的问题。因此,Inakustik打从20年前就开始研究,怎么应用空气绝缘来降低线材的容抗。他们称这有历史轨迹的技术为Air-Technology。

声音的舒肥料理:Inakustik LS-803音箱线

结构的50%是空气

LS-803隶属于Inakustik的次旗舰系列,是为Reference系列。都称为Reference系列了,还是次旗舰而已?是的,他们更上面还有Referenz Selection系列,其实也是参考系列,但是应用了更前沿的Air-Helix技术,因此是「精选参考系列」,故以德文Referenz称之,并加上Selection。事实上,若以音箱线看,与LS-803看起来结构设计一样,但是线芯导体更多的,还有LS-1603和LS-2404,也列于Referenz Selection系列之中;以此观之,作为Reference系列之首的LS-803可说是承先启后的指针产品。

声音的舒肥料理:Inakustik LS-803音箱线

严格讲,LS-803算是上一代的技术。Inakustik在2011开发出第三代Air-Technology技术,藉由仅包覆薄薄一层PE绝缘的同轴结构无氧铜导体,多根环状围绕在一个PE管外围,这是其所标榜的多核心技术(Muticore)。这样一来,整条线其实有50%是空气。这是当时Inakustik能想到,让空气比重最多的设计。那个绝缘披覆是称为DUO-PE II的材料,至于当中的PE管则是称为「导波管」的高速导波技术(High Speed waveguide technology)的应用。其中,透过导波管,让导体围绕在外,可以有效地控制导体在通过电流时的磁场范围,使得彼此间干扰变少,这是为了降低感抗而来的。此种设计,在众家线材中堪称异数,极为罕见。

虽然这结构十分特别,但第三代技术的线材可透过机器协助完成,不像旗舰音箱线LS-4004那种Air-Helix技术的线材,需要耗费大量人力和工时方得完成,因此成本高上很多。郭总编在原厂访问时,记录了工作人员一线一线、一环一环、一孔一孔地组装,着实耗时费力。成本会反映在售价上,能以机器完成,当然LS-803的售价也就相对更为可亲。

从包装到制作都讲究

以LS-803而言,从包装到做工,确实对得起它的价格,而且颇有几分被称为Reference系列该有的架势。上开式的纸箱,从外包装抽出后便可掀开。线材还有保护棉袋,套着线材两端,从端子一路保护到分线器。此外,原厂还附上一副白手套,十分讲究。

音箱线内中正负级导线各以白黑色标示,各有4股,一共8股,以特定角度紧密缠绕成圈,遵循他们第三代Air-Technology的制作。外面是黑色的PE材质网套,可提供线材一定的保护与避震。但这网套实在稀疏,若渔网做成这样,只能捕大鱼,还要怕大鱼会要破渔网逃出。Inakustik知道外网套还是需要,但为求低容抗,做到这样的程度。您就知道他们在低容抗上有多坚持了。

声音的舒肥料理:Inakustik LS-803音箱线

音箱线两端各有一个分线器,接着分线器出线,就是正负两条,照样以白黑两色为识。这个铝合金制的分线器手感很好,银灰色的涂装,呈现一种现代感的洗炼。使用时要注意方向性,那头是接扩大机,哪头要接音箱,都标示在分线器上。音箱端子是他们自家的制品,透明外壳配上镀铑波浪香蕉插,与线身配起来很好看。为了保护端子,端子还附有塑料保护套,不用时可以装上,以免端子氧化。原厂也有Y插版本可选,他们的Y插也很特别,不是一体式的,夹片分成两层,当中有空隙,当锁定加压时,夹片有一个压和的弹性。大概因为其中有一半是空气,LS-803拿起来比看起来要轻上许多,走线也算好走。

声音的舒肥料理:Inakustik LS-803音箱线

理性为上,清淡中性

听了LS-803之后,我认为Inakustik是一家很有勇气的公司。因为它并不刻意为了满足某些音响迷的口味,强化了某一个频段,或者添了什么色彩,LS-803是一条充满理智的音箱线。打个比方,它就像是鉴听音箱或者鉴听耳机一样,清淡如水,响应平直,细节丰富。音响系统接上它,听音乐的感觉不像是在音乐厅,倒是像在录音室,甚至像实验室,有种一尘不染的洁净感,一种近乎洁癖的干净。我认为,任何想要拿LS-803来调音的音响迷,结果都会失望。甚至我大胆地推测,任何人想拿Inakustik的线来调音,都是不智之举。

我试着列举所听到的声音特质,这样您会更清楚Inakustik的线是怎么一回事:第一,它的声音明亮,一接上,就能感受到亮度提高了;好像您家客厅的吊灯,平常都是亮四盏,这下则六盏全开。第二,它的速度很快,音乐里总有一些很细微的变化,起落就在瞬息之间,它都可掌握。第三,它有着平直的响应频率,我真是听不出它强调了什么频段。第四,它的画面非常透明,好像擦得干净到会让路人撞上的玻璃一样,你不觉得有任何遮蔽。又有点像是在晴天正午的视野,无论什么都可见得。第五,细节信息丰富,解析力一流,而信息量丰富。一些别的线材可能听得有些模糊的地方,它都毫不含糊。第六,它把音乐里的层次给铺陈的明明白白,一层一层,一排一排,该前的就跟后面的有距离,没有疑惑难辨之处。

声音的舒肥料理:Inakustik LS-803音箱线

看清楚细节和层次

声音的舒肥料理:Inakustik LS-803音箱线

我特别欣赏LS-803用在播放电影音乐和流行音乐上。当LS-803把这些音乐原本可能「a」在一起的音乐元素给分开时,您就知道我称LS-803具鉴听性是何缘故了。例如,配乐大师Hans Zimmer擅长透过电子合成效果,将电子音乐、管弦音乐、人声迭合在一起,他的音乐里有着极微主义音乐的现代特征,可是结构却比极微主义音乐更复杂,而且主题长度更短,让一段配乐得以容纳更多内容和元素。透过LS-803,他的配乐里那多重元素得以很轻易地被察觉,因为什么都被拉开了,层次清楚了,因此你的听觉视野就清晰了。它是一副精光眼镜,帮助你看得更清楚。Hans Zimmer擅长在音乐里埋伏细小声响,然后渐次展开,拉开动态。音压变化的幅度很大,而且兼融了宽幅的带宽。例如「天使与魔鬼」原声带的第一轨,开头的细碎声响,透过LS-803包括打击乐和背后的人声都特别清楚。音量渐增之下,不断反复的一个乐句,在极少变形下,却又彷佛千变万化。唯有掌握了Hans Zimmer音乐的多元层次,才能理解他的配乐美学。

轮廓清楚,形体紧密,个体独立

声音的舒肥料理:Inakustik LS-803音箱线

又如Sting的「Ten Summoner’s Tales」专辑,当中的打击乐听起来利落果决,密度很好。Sting的歌声轮廓清楚,形体紧密,歌曲伴奏的乐器十分独立,发声体相当立体,并且定位明确。例如「Fields of Gold」当中的鼓边敲击呈现出分外清脆的质感,响声不仅收得紧,那个脆感还特别明显。至于听Leonard Cohan的「Ten New Songs」专辑,电子鼓扎实且利落,带着不错的弹性,只是饱满度似乎比起其他的音箱线少一点点,感觉鼓声偏柔一些,Q度稍微少一点。键盘配乐以及混入的吉他和人声合音层次很好,原本专辑刻意营造的迷离感被驱走了几分暗夜的神秘。Cohan的歌声还是低沈厚实,不过,音色显得稍微明亮一点,感觉歌唱时腹腔的共鸣少了些,但喉韵和沧桑感却更凸显了。

声音的舒肥料理:Inakustik LS-803音箱线

用LS-803听2012年的「悲惨世界」电影原声带中Anne Hathaway演唱「I Dream a Dream」,有一种新鲜的体验。Anne Hathaway不是专业歌手,却是一个受过训练后歌唱表现很好的演员。她为了营造出悲戚绝望的情绪,用极哀伤的情绪歌唱,为了诠释情绪,音准必须有所牺牲,更难以兼顾的是歌声的圆润。但是这样一唱,情绪的层次变化更复杂,而且让人听了就受感。演员唱歌,有另一种歌手难以企及的高度。LS-803还原了录音当中最细微的情绪表现,有了这些,这部电影才有凑齐这么多大牌演员一起来唱歌的意义。在一个幽凄的暗夜里,或许,倚着一盏路灯,或许就是暴露在月光之下,啜泣的芳婷得有这样的画面,LS-803给了一个很活的场景。

让音乐再现光彩

声音的舒肥料理:Inakustik LS-803音箱线

如果是录音比较沈静的乐曲或专辑,LS-803能让乐曲天上一些生气和光彩。例如意大利爵士钢琴家Enrico Pieranunzi找来另外三位乐手,突破爵士乐常见的三重奏编制,搞一个四人团—钢琴、吉他、贝斯和鼓,录制了「Alone Together」专辑。这张专辑我以前听来总觉得朦了点,暗了点,但LS-803把这张录音的精彩给我听见了。第二轨「My Foolish Heart」本就是慢歌,全曲听来特别灰暗一些,电吉他的音色暗下来,那些切分的即兴以及神来一笔的装饰就失去味道了。同样的情形也出现在钢琴上。LS-803把这些神采给恢复了。这样的感觉,听Rudy Van Gelder的录音也很明显。当年RVG在自家录音,录制了许多经典到不能再经典的爵士专辑,那真是一个时代的见证,更记录了爵士乐黄金发展阶段的诸多时刻。可是,碍于场地和设备,RVG的录音耐人寻味的是温暖的韵味、饱满的质感,录音的带宽严重不足,而且活生感以今日标准来看并不出色。LS-803能够帮忙,我从Lee Morgan的「Sidewinder」听到Miles Davis的「Workin’」,再从同是单声道的Sonny Rollins 「Rollins Plays for Bird」听回立体声的Kenny Burrell「Blue Midnight」。原来换一条音箱线,可以找回这么多的细节和光彩。

活泼生动的音乐画面

声音的舒肥料理:Inakustik LS-803音箱线

我也喜欢它表现吉他的声调,因为速度快,所以吉他听起来特别利落;因为透明,所以吉他听起来特别清澈;因为亮丽,所以吉他听起来特别活泼。爵士吉他和蓝调吉他那种饱满颗粒的音质,在除却了昏暗之后,听起来更加分明。听古典吉他也是精彩。听Pepe Romero的吉他演奏、马里纳爵士指挥圣马丁学院乐团的阿兰辉兹吉他协奏曲,这是一份演奏录音俱佳的版本。LS-803让吉他的音色更清亮明透,Romero弹奏时各种指法细节更清楚。乐团演奏时丰富又活泼的语调,分陈轮唱的木管,有着很明确的定位感,声音的实体感十足,此起彼落之间,层次清楚呈现。唱到第二乐章慢版,这是全曲最有名的一段旋律,吉他缓慢而深情的琶音,转成节奏伴奏,让英国管吹出主题,接着再由吉他反复,然后交给双簧管接力。LS-803较轻的音质,让音乐漂浮在空气中,更显浪漫深情。弦乐奏起,一片充满光泽的小提琴,像是海面泛着粼粼波光,又像是草地在阳光照耀下闪耀生气,好生美丽的一幅风景。

这是声音的舒肥料理

您吃过舒肥料里吗?尤其是那种只烹不调,最多是洒点盐和胡椒,酱料都是另外盛装,让食客自行斟酌沾取的。起初,我看这些餐厅有些不起。因为我认为厨师是每间餐厅的指标,厨师能料理出什么样的食物,都基于他对食材、味觉、香气、调和、火候的认识,因此,烹调要会烹,还要会调,若非长年钻研,盖不能有功。舒肥料理完全打破了这道厨艺门坎。只要买得鲜新食材,按部就班操作舒肥机,食物就成了。菜蔬几乎不切,顶多手撕,或对切即成。出菜前仅需略微摆盘,懂得配色,让菜盘好看,这就上菜了。这是开什么餐厅来着?这是哪门子料理?

但是,舒肥料理有个迷人之处,就是食材在最简单的低温烹煮后,不经调味下,可以呈现出食材本身最原始的滋味。那个天然,那个纯粹,那个原味,那还真是好啊!

Inakustik LS-803就是这个味道,这是声音的舒肥料理!

声音的舒肥料理:Inakustik LS-803音箱线
声音的舒肥料理:Inakustik LS-803音箱线

器材规格

Inakustik LS-803

  • 型式:音箱线
  • 导体:铜导体(1.32mm平方×8股)
  • 线径:12m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