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19世纪音乐家里,舒伯特具有特殊成就的创作领域是艺术歌曲。由于舒伯特的带动,舒曼、沃尔夫、李斯特、门德尔松、勃拉姆斯等人都在歌曲创作上卓有成就,形成19世纪艺术歌曲的繁荣局面。

艺术歌曲是19世纪最有代表性的音乐题材。促进艺术歌曲发展成熟的原因除了音乐发展自身的因素以外,文学对音乐的影响是一个主要方面。19世纪许多重要作曲家都对文学颇感兴趣,因为文学为一切艺术形式提供文化思想资源。

舒伯特16岁时脱离父亲,放弃教师职业,成为一位“自由音乐家”。他与好友朔贝尔住在一起,朔贝尔是一位诗人,这使舒伯特与诗歌艺术有更多的接触机会。舒伯特的歌曲里有12首是为朔贝尔的诗谱曲,其中《致音乐》是著名的一首。

德国18世纪70年代兴起的狂飙突进运动是启蒙运动的继续和发展。狂飙运动的诗人强调表现个人生活感受,提倡个性解放,肯定个性发展对发挥人的主观能动性的作用,并强调人的感情作用,反对社会制度阻碍人的发展。狂飙运动的诗人们对舒伯特的音乐创作有深远的影响。

舒伯特从事创作的时代,正值欧洲进入一个黑暗时期。1813年10月拿破仑在莱比锡会战中遭到毁灭性打击,此后维也纳会议召开,欧洲的封建君主制度都恢复了旧王朝的统治,奥地利的哈布斯堡王朝借助梅特涅政府的反动统治,禁止一切自由主义思想的传播,镇压民主革命运动。舒伯特生活在奥地利封建复辟的黑暗时期,外界环境对他形成一种精神困境,加上他生活不得温饱,主观世界对人类美好的幻想与现实格格不入,个性开放的愿望遭到限制,这就使他的音乐带有忧伤郁闷的感情,也很自然地与狂飙运动诗人们的诗结合起来。

舒伯特的艺术歌曲以另一种方式深入人心

在舒伯特的歌曲中,德国狂飙运动诗人的诗占有很大比重,其中歌德的诗就有72首之多,席勒有46首,米勒44首,迈尔霍费尔47首,此外还有舒巴特、施托尔贝格等等。狂飙运动的领袖人物歌德和赫尔德在诗歌写作上提倡民谣体。他们的诗感情上朴实敦厚,文字平易,舒伯特经常捧着他们的诗吟诵,随后就谱上音乐,一首新歌便诞生了。他的歌曲魅力之所在,不仅是因为曲调优美,更主要的是他的音乐与诗歌的内容紧密结合,音乐为诗增色,诗为音乐传情,二者结合,形成特殊的艺术感染力。

舒伯特被誉为“歌曲之王”,固然有创作数量多的原因,但这还不是最主要因素,因为单纯从数量上讲,他的603首独唱歌曲还不及另一位宗教歌曲作者1300首的一半。

舒伯特的歌曲寻求到一条浪漫主义特色的路,是个性表现最直接的理想方式,是浪漫主义音乐独到的表现方式。而且,最令人赞叹的是舒伯特的内心似乎有一个旋律的源泉,它能够源源不断地创造出优美动听的旋律,不雷同、不复制,这的确是一种不可多得的天赋。

舒伯特的艺术歌曲发自于内心,得益于诗歌,他曾说过:“我的音乐来自于我的智慧和折磨我的无尽的痛苦”,所以,他的歌曲有很大一部分带有孤独凄凉色彩。在他全部音乐中,忧郁和感伤是基本色调之一。这一特点集中表现在他的三部歌集中,这就是套曲《美丽的磨坊姑娘》、《冬之旅》和《天鹅之歌》,其中最能代表舒伯特歌曲艺术特点的是《冬之旅》。

套曲《冬之旅》由24首歌曲组成,原诗作者是威廉·米勒,这是德国狂飙运动的代表性人物。他是小说家兼诗人,他的小说是感伤主义的,诗是民歌式的,也带有感伤情调。舒伯特的另一部套曲《美丽的磨坊姑娘》,原诗作者也是米勒。《冬之旅》完成于舒伯特去世的前一年,是他最后的代表作之一。《冬之旅》的24首歌之间没有情节上的联系,整体上又是互相关联的,叙述主人公遍尝人间辛酸,两鬓风霜,在寒冷的冬日里漫无目的地四处漂泊。没有爱情,没有归宿,只有对往日痛苦的无尽的回忆,等待他的还是孤独与凄凉。这部套曲如同一部色彩暗淡的音乐悲剧,又像一篇感伤压抑的散文诗。

舒伯特把刚写好的《冬之旅》乐谱拿给朋友试唱,大家都认为歌曲的情调过于暗淡,恐怕难以推广。舒伯特却说:“谁都难以理解别人的痛苦,也许我在痛苦中写的作品最能使人欣慰。”舒伯特写《冬之旅》时30岁,已经作为“自由作曲家”勤奋地工作了15年,写的大小作品超过千首,但仍然生活无着,贫病在身。米勒的诗里那种寂寞、孤独,对现实不满又渺茫于前途的苦闷情绪正好道出他心中的苦闷,所以,他把内心的郁闷感伤都倾注在《冬之旅》中。

《冬之旅》中的第一首和最后一首最能反映整部套曲的情调。第一首是《晚安》,大意是一个孤独者失去了心爱的人,在一个风雪弥漫的晚上独自出走。这是痛苦的旅行,没有目的,无人等待,临行前他悄悄地在正准备出嫁的姑娘门上写下“晚安”,作为永不回来的告别,埋葬了往日的情怀。情绪是悲凉的,最后一首《摇风琴的老乞丐》,写一个摇风琴的老乞丐,光着双脚在雪地上徘徊,他一个钱也没有讨到,他对周围的一切无动于衷,冻僵的手不停地摇着风琴。流浪者从老乞丐的身上看到了自己的命运,他决心随老人同去。

《冬之旅》是一组声乐作品,有原诗作为文学基础,有较为明确的艺术形象,所以较之器乐作品来更易于把握内容。舒伯特在这部作品里倾注了全部感情,寄托了自己对人生苦难的感受。

舒伯特在写完《冬之旅》的第二年,就离开了人世。联系到这一点,再听一下《冬之旅》的第一首《晚安》,那个独自走进风雪的流浪汉悄然写下的“晚安”,正像是舒伯特在向人生告别。漫长的冬夜象征着苦难无边的人生,无尽的旅途象征着人生的希望与失望,在黑暗中的徘徊象征着光明难以追求。《冬之旅》是舒伯特对人生和现实的认识的总结,也是舒伯特歌曲艺术成就的总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