莫扎特的一生虽然短促,但是,各种音乐体裁和形式他都留下了影响深远的经典之作。对各种乐器特性和表现力。他也都做过深入探索和实践。以协奏曲为例,一般的音乐家都喜欢在钢琴和小提琴上着力,因为这两种乐器音色丰富,演奏技巧完备,具有较强的表现力,所以,钢琴和小提琴的协奏曲数量最多。而其他乐器,尤其是管乐器,由于,它们个性特点过于突出,音色虽美,却有失单调。作曲家喜欢在管弦作品中增加色彩或填充声部,为管乐器写的协奏曲数量不多。莫扎特以他对各种乐器特色的敏感性和对新的独奏乐器的特性实验,曾经为几乎每种管乐器都写过协奏曲,而且,这些协奏曲后来都成了各种乐器的典范之作。《A大调单簧管协奏曲》就是这样一部作品。

在木管乐器中,单簧管要比长笛、双簧管和大管定型成熟得晚。在莫扎特的时代,其他几种木管乐器都在大型交响乐队里取得了固定的位置,担当各自的声部,唯独单簧管还没完全定型,音域也相对要窄,但是单簧管独特的音色引起了莫扎特的兴趣。1778年,他巡回演出到慕尼黑,慕尼黑乐团里的单簧管引起了他的极大的兴趣,单簧管圆润甜美的音色令他着迷。他赞叹道:“如果我们也有单簧管该有多好!你想象不出一个交响乐团里有了长笛、双簧管,再有了单簧管,效果是多么气派!”从那以后,莫扎特对单簧管的兴趣大增。当年,就在第31号《巴黎交响曲》中写进了单簧管声部。在后来的第39和第40交响曲里都用了单簧管。

1781年,莫扎特定居维也纳以后,结识了许多音乐界的朋友。其中,就有当时最优秀的单簧管演奏家施塔德勒兄弟——安东·施塔德勒和约瑟夫·施塔德勒。施塔德勒兄弟作为单簧管演奏家早在1770年起就在维也纳显露头角了。但是,由于这种乐器当时只当作特色乐器出现,在乐队里没有固定的席位,又没有人为它写独奏曲子,所以,演出需要单簧管时,便临时召来参加演出,演完即去。演出收入很少,生活经常发生困难。安东·施塔德勒生活上穷困潦倒,却是个思想上艺术上很有追求的人。他具有启蒙主义思想,并且加入了有启蒙思想倾向的秘密社团共济会。同样具有进步思想的莫扎特也加入了共济会,这样他不仅与施塔德勒是朋友,又成了共济会里的兄弟。两人友情甚笃。莫扎特经常倾听安东·施塔德勒吹奏单簧管,从这里加深了对这种乐器的特性和演奏技法的了解。为了帮助施塔德勒,莫扎特为他写了一些单簧管与其他乐器的重奏曲,两个人1784年在音乐会上共同演出。这一切都使施塔德勒受益不浅。莫扎特有一首著名的《A大调单簧管五重奏》就是专为安东·施塔德勒而作。歌剧《狄托的仁慈》中有两段抒情曲,也是应施塔德勒之托安排的。

古代装饰画中的单簧管原型

安东·施塔德勒是个非常有趣的家伙,他演奏单簧管的技艺非常高超。那时的单簧管尚未发展完善,音域并不宽阔,键子也没有几个,要想跟上其他乐器演奏较为复杂的曲子,全要靠演奏者自己的技巧控制。施塔德勒利用自己日积月累练就的超吹技术和灵活的指法,把莫扎特的曲子演奏得滴水不漏。莫扎特在这一点上十分佩服他。但是,这位仁兄长期过惯了穷困潦倒的日子,生活上有些不拘小节,有时窘迫急了,也难免做一些鸡鸣狗盗的事情。境况比他好不了多少的莫扎特手头紧了就拿些值钱东西去典当,当票往往随处乱丢。施塔德勒经常光顾莫扎特家,他有时就会乘其不备拣上一两张不太值钱的当票拿去变卖,以换取几天暂时的温饱。莫扎特知道了并不责备他,仍然留他在家里吃饭,有了钱还接济他。那时候的艺术家生活就是这样可怜。

莫扎特与施塔德勒的友谊从来没有中断,直到莫扎特生命的最终阶段,他还为施塔德勒写下了《A大调单簧管协奏曲》。这是他一生中写的最后一首协奏曲,在这之后三个月,莫扎特就辞别人世。

《A大调单簧管协奏曲》是莫扎特生命中最后几部作品之一,他遗世独立的音乐才华也在这部作品里令人赞叹不已。虽然这时的他,因为病痛、劳累、贫穷和五个子女先后去世的痛苦而备受折磨,但是,在他的作品里却一丝痛苦的痕迹都没有。他的音乐还是那么高贵而不张扬、华美而不柔媚。他给人留下的永远是开朗明快、生机勃发的律动。

《A大调单簧管协奏曲》把单簧管的技巧和华丽丰富的音色发挥得淋漓尽致,而音乐上又自然得体。由于这首协奏曲的问世,单簧管终于在乐团里确立了自己的位置。莫扎特逝世以后,音乐家们纷纷效法他,把单簧管写进自己的歌剧和交响作品中,并写出更多的单簧管作品。在此之后,由于音乐上对单簧管的要求越来越高,随之引起对这种乐器的改进。

乐器制造者为了满足演奏者提出的指法上的要求,不断给乐器打上新的孔,加上新的键,并研究改进键子的排列方式,以适应各种调性的演奏。单簧管的键子被增加到13个,后来是15个,最后定型在17键上。而今天的演奏者手中的乐器又有了18键、19键甚至是25键。它的音域宽广,达到三个半八度,各个音区的音色从沉郁到淳厚圆润、华丽嘹亮,可谓异常丰富,人们称它是“木管乐器之王”。

《A大调单簧管协奏曲》现在是音乐学院里单簧管学科的必修曲目,是演奏家的音乐会曲目,也是国际比赛的固定曲目。莫扎特对单簧管的恩泽是无尽的。

现代单簧管演奏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