纵观漫漫影史长河,每当一部优秀作品诞生后,制片方总会想尽办法挖掘其潜在价值,于是各种续作纷至沓来。

但抛开情怀来看,真正能达到观众预期的却寥寥无几。

英国老牌电影杂志《帝国》(Empire Magazine)曾评选出影史50部伟大续作,今天我们就来聊聊在其中位列榜首的佳作——

《异形2》

Aliens

在《帝国》杂志这份排行名单中,由詹姆斯·卡梅隆执导的影片《异形2》秒杀了知名度颇高的《教父2》荣登榜首。

再看这两部电影的群众基础和口碑,却又反向悬殊了一个量级。

《教父2》在豆瓣上有超过20万人参评,得分9.1,名列豆瓣最佳第49位。

而《异形2》则仅有6万多人参评,不足8分,更没有酷炫镶金头衔。

那么,《异形2》究竟伟大在何处呢?

正如影迷所说:

一个导演,拍了一部伟大的电影——已经难如登天。

一个导演,拍了一部伟大的电影,又拍了一部同样伟大的续集——影史BUG级别

一个导演,拍了一部伟大的电影;另一个导演,另一个团队,居然又拍了一部同样伟大的续集——纵观影视,貌似只有《异形2》。

所以,《异形2》的确是影史上最伟大的续集!!

▲影迷膜拜卡神宣言

除了影迷难以言表的赞美之词外,从电影本身来说,这部1986年的《异形2》至今看来,依然是一部教科书式的佳作。

对于该片的品质,网友不吝美言称赞道:“都过了两个生肖周期,中国电影还没摸到卡神的脚后跟”。关于剧情,有评论言简意赅地指出:“第一部吓出屎,第二部炸出屎”。

影片《异形2》的剧情承接自雷德利·斯科特于1979年执导的首部《异形》。

作为第一部中外星探险的唯一生还者,女主角雷普利(西格妮·韦弗 饰)经过57年的太空舱休眠后,终于回到地球。

噩梦苏醒后,雷普利将自己和队友的可怕遭遇告诉了“公司”负责人,但这些人一心只想着赚钱,压根不相信存在着雷普利所描述的外星生物。

不管雷普利如何解释,“公司”各部门均无人回应,为了避免雷普利生出事端,高层决定吊销了她的飞行员执照。

四处碰壁后,雷普利只好在码头打工维持生计,直到某一天,“公司”成员伯克带着海军陆战队中尉来找她,告诉她“公司”与外星殖民地失去了联系,而那里住着几十个从地球派遣而去的科研人员家庭。

伯克希望雷普利能担任顾问,协同海军陆战队员去那里一探究竟,雷普利起初拒绝前往,直到伯克答应他,去的目的就是彻底消灭它们,而不是带回来研究。

就这样,雷普利和一帮彪悍的海军陆战队员踏上了星际之旅。

这帮身手不凡的战士们对探险任务的危险性尚不了解,在真正遭遇灾难前,他们的想法显然是过于乐观。

值得一提的是,影片中的几名陆战队员的角色令人印象深刻,尤其是女队员华丝格。

在面对众多异形来袭的危难之际,华丝格的勇猛和从容使其角色的闪光点异常耀眼。

她扛着重型武器、英勇杀敌,甚至在队伍撤退时始终处在殿后位,掩护其他人撤离,与死亡之神靠得最近。

再看影片中的一些男性队员,在面对成群结队的异形时,他们表现地既胆怯又慌乱,强烈的两性状态对比,自然就彰显出影片的女权主义色彩。

其实,《异形》系列自诞生之初就包裹着一层女权主义的内核,并在后续作品中不断被放大。

在1979年的首部《异形》中,女主角雷普利就被打造为一个强悍的女性形象。

即便导演雷德利·斯科特明确表示自己不是女权主义者,但他的电影作品时常被评论者贴上“女权主义”的标签。

▲雷德利·斯科特的女权主义代表作《末路狂花》

到《异形2》时,接棒的导演卡梅隆不仅强化了雷普利的彪悍特质,还加入了女海军陆战队等角色,让银幕上处处洋溢着女汉子的身影。

无论是雷德利·斯科特还是卡梅隆,他们把女性角色都拍得扬眉吐气、魅力十足,这种不刻意宣誓女权,且不以“物化女性”手法呈现角色的方式,却能真正展现女性的魅力和特质,或许这才是表现“女权”的最佳状态。

▲《异形2》导演詹姆斯·卡梅隆与主演西格妮·韦弗

相反,那些打着“要独立”、“做新时代女性”等旗号,实则仍以物欲横流的男权社会观意淫女性的作品,真应该好好反省。

如果说雷德利·斯科特在首部《异形》中为女性主义培植了温润的土壤,那么卡梅隆则让女权主义在《异形2》中得以升华。

与此同时,它又与机械、打斗等直男钟爱的元素融为一体,这正是卡梅隆的神奇所在。

▲《异形2》中的机甲造型

很多男性观众和游戏迷总会对机甲情有独钟,它与变形金刚等纯机器人不同,机甲是由人操控的机器,这种人机合一的模式在某种程度上确实比纯机器人更易让观众热血沸腾。

在这方面,近年来最骚气的机甲莫过于钢铁侠了。

▲《钢铁侠》中的机甲造型

除了富得流油,灭霸都没干掉的钢铁侠外,近年来的影视作品中也出现了《环太平洋》系列的大规模机甲和《铁甲钢拳》《第九区》等多类型的机甲造型。

▲《环太平洋》中的机甲造型

然而,早在上世纪80年代拍摄《异形2》时,卡梅隆就在创作中加入了机甲元素,即便如今看来,当时的“卡特彼勒p-5000”机甲略显简陋,但在那个年代已是相当超前的设计。

当年,卡梅隆还曾邀请了设计过《银翼杀手》道具的塞德·米德担任《异形2》机甲的造型概念。但由于预算问题卡梅隆只得毙掉米德的稿子,自己参与设计了一个较小也较便宜的版本。

无数佳作已经印证,机甲不在于多和贵(好吧,我承认,钢铁侠除外),最重要的是与剧情本身产生关联,《异形2》在这方面就是个绝好的案例。

《异形2》中,女主角雷普利操控机甲大战异形女王的那场戏绝对称得上是科幻电影中史诗级的经典段落。

一方面,单枪匹马的雷普利和异形女王本是力量相差悬殊,借助机甲的威力,雷普利得以与异形女王抗衡,机甲存在的价值不是刻意夸大,而是起到平衡强弱,并让这场大战呈现地更具合理性。

另一方面,卡梅隆将机甲的特点发挥得恰到好处。

雷普利挥舞机甲左右臂能把异形女王打得找不着北,机甲卡口可牢牢锁住异形头部,即便是异形女王开挂式地伸出小头时,雷普利启用了机甲上特制的焊火功能,如此娴熟的操作,恐怕让挖掘机领域的排头兵蓝翔技校都自愧不如。

除了机甲外,卡梅隆导演还在《异形2》中表现出了他对各式枪械的钻研及掌控度。

女主角雷普利在海军陆战队员的帮助下学会了M41A脉冲步枪的使用,此款武器附带30毫米榴弹发射器4发,枪身有LED显示器,在当时绝对称得上是酷炫的便携武器。

要说《异形2》中最厉害的武器,莫过于防御异形来袭时搭建的“移动遥感枪械系统”。

此装备在抵御大规模异形来犯时起到了很大的作用,似乎也显示了人类在对抗异形这种地外生物时“略胜一筹”的智力优越感。

与此同时,随着显示器上弹药数量的急剧减少,直到数量为零时,整部影片的恐怖气氛也被营造到了极致。

然而,卡梅隆并没有将“暴力解决一切”的直男思维驾驭到整个剧情中,异形最终更狡猾地通过通风道袭来,之前所有的枪械元素并非是为了彰显以暴制暴,而是为了铺垫最具惊悚感时刻的到来。

众所周知,第一部《异形》的成功之处就在于,它将密闭空间内的惊悚感营造到了极高的水准,而卡梅隆在《异形2》中,以“青出于蓝而胜于蓝”的方式,继承了密闭空间的惊悚艺术,同时还奉献了一场荡气回肠的“女王大战”。

最难能可贵的是,《异形2》通过幸存者小女孩的角色设定,将雷普利拼死而战的动机变成了母性的情感触发,女主角的光环因此得到了进一步升华。

正如评论所说,《异形》是电影史上一部无法被忽视的经典,而卡梅隆的《异形2》让这个系列在兼具故事性和审美的同时,又开拓了商业价值,让这个探讨“造物主”与“生命起源”的科幻IP得以绽放光芒。

▲《异形2》导演詹姆斯·卡梅隆与主演西格妮·韦弗

很多影迷在若干年后才发现,其实,卡神在本片末尾藏了一个彩蛋,是极容易被忽略的声音彩蛋,演职人员字幕出完后,仔细听会发现有几秒是异形快速爬动的声音。

现如今,大家都在催卡神赶紧把《阿凡达》系列拍出来,其实毒药君重温了《异形2》后,深感这位神导的惊悚创作能力也着实高超。

如果《阿凡达》系列实在难搞,不妨来拯救一下《异形》系列,总之,可别让影迷都等得睡着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