奇妙的声场

我们讨论声场(Sound Staging)。声场是五大HiFi元素中最奇妙的一个,大家试想像闭上眼睛坐在一套理想的重播系统前,由左右声频讯号电压及时间的变化,推动两个平面的扬声器,便能在我们脑中营造出3D立体的场面及结像。

我们可轻易听到第一小提琴组在左前方起舞,第二小提琴组在稍后的中间偏左处和唱;木管乐组的双簧管、巴松管在中后场吹出动人的调子,右边低音乐组的大提琴及倍低音大提琴奏出祥和的音色,衬托着整个乐章的气氛;最后面不时听到铜管乐组的法国号、长号、小号在激情地歌颂作曲家的伟大,再加上定音鼓、低音大鼓的气势,音乐厅天花及四璧在我们面前一样。

有趣吧!上述的一切均是脑通过听觉接收了左右两组声音后,根据它的声量及时间的微弱变化而产生出来的,跟我们的视觉一样,利用两眼能把平面的影像制造成立体的效果。

声场的要素

组成声场的要素有下列各点:阔度、深度、高度、音乐元素之体积比例、立体感、空间感、空气感、结像力、舞台感、透明度、宁静度、讯噪比及层次感等等。在优秀的平衡度辅助下,便有条件营造出良好的声场,否则任你出尽九牛二虎之力,也是徒劳的。

在调校HiFi的声场时,更要找出良好的现场录音的软件来进行测试;倘若找来一些添加了回音及人工化延时效果的流行曲唱碟,以为现场感、空间感、空气感已经足够,到欣赏纯净的录音时便会过索然无味了。

良好的声场应要深、阔、高合乎比例,甚至听者可感觉到被音乐包围着,自己有如置身于现场一样。声场的优劣不似音色般有着太多个人喜恶的因素,相信没有人不喜欢享受宏伟自然的声场吧。声场的营造要靠良好的声音重播元件,点滴不漏地将录音中的各个频段里的微细处重整还原出来,包括高、中频的回响(Reverberation),围绕着各种乐器、人声的自然残响(decay)及空气感(Bloom)。

除了要有高分析力的器材去还原上述各项要素外,恶劣的整体平衡度也是良好声场的杀手;要想将六十尺阔、近百件乐器的大乐队放在十多尺阔的空间内已是非常困难之事,试问在声音过厚、平衡度不对办时(尤其是大扬声器小房间),每件乐器体积比例混乱及所占的空间更倍增下,如何能有清晰、透明及层次分明的声场呢?

平衡度偏薄时又会出现另一现象,声场的空间感很足够,乐器的定位也很准确,但声场听来却有空空洞洞的感觉,乐器体积比例偏细,乐器与乐器之是似乎失去了连接力,好象在于太空的真空状态中,彼此没有空气连贯,失去了包围着每件乐器的自然、松化及会呼吸的空气感。

宁静度及讯噪比

拥有高分析力优质重播器材的朋友,倘若仍未能表现声场必须的弱音讯息,便需要检查一下房间的宁静度及重播系统的讯噪比有否问题了。道理很简单,香港管弦乐团在轻奏细致的慢板时,附近其他人在交头接耳,你怎能领略其微细变律及感受其动人气氛呢?

CD重播系统的宁静度及讯噪比明显较黑胶唱片优胜,但黑胶唱片的空气感却较CD来得自然;利用全平衡式讯号传输及线路设计也可有效增强讯噪比;另外我们也要注意重播系统的整体电源供应是否完善,包括电压、火线、零线的位置与接地正确与否,讯号线及电源线的屏闭功夫有否做足及它们之间的摆放位置会否互相做成电磁干扰而产生噪音等等。

玩黑胶唱片的朋友面对的电磁噪声问题更大,因唱头拾音的讯号微弱,比CD需要的放大倍数要高很多,只要稍有差池便会做成很大的杂讯。

聚焦力、立体感及层次感

能否表现百多人大合唱团的感染力及震憾力在乎声场表现中的聚焦力及立体感。在频率或个别乐器的体积比例不当下,合唱团很容易被其他乐器盖过,又或变成调高了音量的小型圣诗班。

良好的层次感要能清楚界定录音声场中的每层乐器及后排伴唱团的前后位置,像真地“看到”男、女高音在台前咏唱,后一点是高中低音弦乐组,再后一点是木管乐及铜管乐组,最后面是不同声部的和唱。

当然,层次越分明、转变越自然,便越觉置身于现场之中,但层次感也是有限的,不要走火入魔。在现场听音乐时,由于场地的自然混响效果、人声及不同乐器的能量感、穿透力不同、拾音元件的精细度远逊于人耳的种种原因,在不同的声压及乐章中,会使我们觉得层次变得混和,响亮的定音鼓、雄壮的合唱高潮及清脆的三角铃声不是仿佛一下子便跳到整个声场的最前面吗?

我们常常在HiFi杂志中,看到一些专业写稿的朋友,为了让读者在看介绍器材或扬声器文章时觉得较有趣味,往往在用词上较为夸大、型像化及效果化。多加一些调味品及修饰词句对我们欣赏他们的文章时确有提神醒脑的效用,而且更是无可厚非的。

但我们若拿来应用或对比真实世界的事物时便不可墨守成规,应以客观及唯物辩证的态度去寻求事实的真相。记得曾经有某篇介绍一台数码模疑转换器(D-A Converter)的文章形容其优异分析力及层次感时,举出著名HiFi试音碟“黑教堂”的某段合唱内比其他器材更可听多一排人,合共六排人在演唱及该排人的其中某人的唱功云云。

此点令小弟其中一位自信已达“Hi-End”境界的朋友为此而大破悭囊,更换了一大堆更“Hi-End”的器材,由于他始终欠缺了想象力,想象力是需要的,因在真实的现场大合唱演译中,我们应该听到的是不同的“群体声部”在前后左右和唱,而非能听到有多少行站得这么接近的人在“独”唱,或某人在该声部中脱颖而出;对合唱的要求略有认识的人皆知识,同一和唱声部无论声调之高低及音量之大小均要求每人尽量协调,不可个人特出,特出者可能已被要求严格的指挥敲头后“驱逐出境”了!

扬声器摆位与房间的吸音

在我们监听声场时,切忌坐于两旁便胡乱批评,必须要座在两只音箱的中线上,再前后找到适当的距离才可获得最佳效果。扬声器的摆位对于声场的营造起着非常重要的地位,往往它们与后墙、侧墙的距离只相差数毫米已可以做很大的差别。要获得良好的声场,请在扬声器摆位上痛下苦功。

除了扬声器的位置外,房间的吸音不可过量;记忆中不少“高手”都是败于人云亦云,硬将别人房间才合用的吸声大法搬回自己家中,使声音变得死板呆滞,现场感及活生感荡然无存,那有声场可言。

但也要注意房间不可太“生”,太“生”的房间往往存在太多的反射声,这样也会扰乱及破坏良好的声场重现。至于理想的房间吸音需要,因个别房间的结构、大小及听者的主观要求而不同,必须亲自多些体验现场音乐才可作出合适的调校。

房间越大、声场越好?

经验告诉我们,不可过度追求声场的完美,因始终我们的Hi-Fi房间并非真正的音乐厅;一般房间能有廿尺宽已经是非常难得的了,若硬要制造完美的六十尺至一百尺宽的真实现场效果,在个别乐器的体积比例及音色传真度上便必然要作出重大让步,令我们只能感受到大乐队的威力、音响效果而减低了欣赏音乐中的韵味。

那么是否拥有越大的房间,音效及声场就会越好呢?问题看来并非如此简单,因为房间越大,要用来驱动其空气足以产生理想音效的能量便越大,扬声器的单元也要越大越多,虽然我们可以用B类晶体管扩音机去达至数千瓦的廉价大功率输出,但若阁下听惯了纯A类低失真音质的声音,是否可忍受如PA扩音系统的噪音呢?

其次如动态失真、房间吸音处理等等问题也是颇令人头痛的。当然若阁下有能力解决上述各项难题,重播地方越大,声音便会越从容不迫,乐器的音色像真度、现场感及气势将可达至“乱真”境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