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跟我们听耳机时的Head Related Transfer Function头部关联转换函数(请参阅耳机篇章)异曲同工,也是心理音响学的层面。 当我们在一个自然的环境中,二耳所听到的声音不可能只有「直接音」,而是混合着各种反射音的声音,直接音加上各种反射音营造出我们从出生开始就习惯的「空间感」。 而当我们在聆听音乐时,不论是在音乐厅,或是在其他场所,也都不可能只有听到乐器或歌手所发出的直接音,而是混合空间中的各种反射音,这就是大脑所习惯的声音,也是大脑赖以判断声音是否「自然真实」的依据。 一旦把所有的反射音抽离,大脑就会产生误判,也就无法「感觉」这是自然真实的声音。

所以,当我们在聆听空间中听音乐时,该做的是布置适当的声波扩散与声波吸收,尽量降低波峰与波谷,让空间所产生的扭曲尽量降低,营造出大脑所「认知」的良好空间,而非全吸收或全反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