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期讲到,戴文(Dr. Diamond)博士在 1981 罗省 AES 会议中发表的闹剧。搅出一镬所谓「三角肌测验」。

据「戴文效应」报告,音乐能令听者产生「强」或「弱」的反应。

戴文博士的唱片库约存二万五千碟,它们被划分为「忠」、「奸」两类,像卡罗素般的「忠」仔,还包括披头四,爱劳轩,福凡格勒,高贝力克(Kubelik)和法兰8231;仙纳杜拉。像卡拉扬的「奸」仔,尚有托士卡尼尼,滚石,巴花洛堤,邦士坦,卡拉丝(Callas)和盂高堡(Mengelberg),当然还包括任何数码录音。奇的是,卡罗素的陈年录音一经录码技术泡制,就由忠仔变奸仔,问你服未!

戴文效应是一幕闹剧,结果是不了了之。其实,我们发烧友位位都早就知道,有不少音质欠佳的录音,管它是数码或模拟,都能令听者头痛欲裂手脚无力。另一些音色流畅的录音,却令听者精神一振,手舞足蹈起来。

▲本刊 1988 年 3 月号的卡拉扬/阿巴度新录音 CD 广告

CD 技术是硬件改良比软件多

话说,初期出品的 CD,音响质素的确比不上同期的 LP 碟。不过,至今冷静地分析,那时间是 CD 机的过失多于 CD 碟。若然不信,请随便在 CD 收藏里随便抽一张早期认为十恶不赦的 CD 碟,放在今日较为高级的 CD 机上唱唱看。就马上知道,CD 技术是硬件改良比软件更多。或者可以反过来说,就是,CD 碟在一开始就已拥有符合起码标准的质素。

音响史上,大凡一件创新事物,在初上市前必定基本存在好多要时间加上实践去改良的英文俗语叫做「换牙烦恼」(比喻小孩子成长至换牙期的身体不适)。我们希望 CD 碟及 CD 机的「换牙烦恼」已成过去。但实际上整个数码,CD,激光影碟体制正在换牙时期,烦恼当然多得不可胜数。但,比起最初的一年,CD 碟算得上突飞猛进。

回忆最初第一年,CD 自呱呱堕地,那班高高在上的 LP 拥趸发烧厂家就明知已面临生死存亡的淘汰战,本来是你争我夺一盘散沙的 Hi-End 唱头/唱臂/唱盘制造商,一夜之间认清楚了「敌人是从外面来」的真理,大家不约而同地联成一线抄 CD 体系的家,搏命挖数码技术的错处。想当年,第一张数码 LP碟出现时,同一班头/臂/盘拥趸已曾对这「落后十年」的先进技术发过一轮牙痕,如今更把话题集中在 CD 碟体系的本身上;落后十年的数码,再加上落后十年的 CD,等于落后 20 年的音响重播。

(原文刊于1988年3月号《Hi Fi Review》,作者雷明先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