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个问题很有意思,它还牵涉到:如果小空间不能听到够低的低频,那么汽车内要如何听到够低的低频?汽车的空间比房间小很多。 说得更极端些,戴耳机怎么能够听到低频?人耳耳道的空间那么小,如果小房间都无法听到够低的低频,戴耳机怎么可能听到低频?

先说答案,是的,小房间也能听到够低的低频,汽车内、耳机也相同。 会产生这个问题,最大的迷思在于声波的波长。 一般的迷思是:一个房间如果想要听到够低的低频,其房间内最长边必须要等于或大于该频率的波长。 就说20Hz好了,20Hz的波长大约17公尺,一般人的想法是想要听到20Hz的极低频,这个房间最长边至少要有17公尺长。

以前我也是这样想的,后来我发现我错了,上述波长代表的意义并不是波长限制了我们能否听到够低的低频,事实上人耳并不是以波长来决定是否能够听到该频率,而是以空气压力的变化来感知频率。 换句话说,如果喇叭振膜真的能够产生每秒前后运动20次,造成空气粒子每秒疏密压缩20次,而且音量够大,我们的耳膜就会感受到20次前后运动,就跟喇叭振膜的运动一样,此时大脑就会感知这就是20Hz。

由于人耳是以感受到空气粒子疏密变化的压力来决定所感知的频率,这就可以解释为何汽车的小空间也能够听到很低的低频,或者耳机也能听到很低的低频。 所以,在小房间内能不能听到20Hz的极低频,取决于喇叭能否发出足够的20Hz,而非房间长度是否超过17公尺。

既然如此,为何在音乐厅或教堂中听音乐时,所听到很低的低频(例如管风琴)感受跟小房间不同呢?难道这不是因为音乐厅或教堂的空间够大,可以完整再生最低频率的波长,所以我们对于低频的听感才会跟小房间不同?

不是!我们在大空间中所听到的低频感受会跟小房间不同,其原因是小房间中的自然共振重叠累积,也就是所谓的Room Mode影响,这也跟房间中的驻波有关。 由于每个房间的长、宽、高尺寸都会存在其本身的共振频率,这些共振频率会造成某些频率的增强(相加),或某些频率的衰减(相减),简单讲就是会产生波峰与波谷,这些波峰与波谷不仅会让频率「染色」,也会因为太强的波峰而遮蔽了较弱的频率,使得我们的听感产生变化。 音乐厅或教堂空间非常大,受到RoomMode的影响很轻微,所以听感与小房间不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