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中国的电影行业,几乎每个环节都会抱怨自己是弱势的一方。资本方会抱怨说,自己总得讨好大导演大演员;制作方会抱怨说,市场想看什么自己就得拍什么,没有主导权。

只是但凡能出声抱怨的,在行业里已经取得了话语权,有一些公司,尤其是幕后技术公司,只能待在演职员表的几行字里,默默无闻。

作为视觉产出的核心,电影拍摄的技术公司所苦恼的往往是知名度不足的问题。哪怕这家公司的老板是曾经拍出《阿凡达》的詹姆斯·卡梅隆。

卡梅隆公司落户中国已达四年

《阿凡达》至今还是全球票房最高的电影

2009 年上映的《阿凡达》,至今还是全球票房最高的电影,在中国上映晚了半个月,依然有不少人凌晨时候,裹着大衣,冰天雪地里站着,等电影院开门。

电影从剧本大纲到正式上映花了 13 年,这时间里卡梅隆一方面忙着跟福斯公司磨预算,一方面就等着新技术的成熟。

电影出来的效果征服了全世界,被认为是一次3D的革新

这新技术包括电脑动画、动作捕捉,当然也包括诸多 3D 技术。立体的潘多拉星球几乎征服了地球,这之后 3D 银幕越来越多,3D 电影也越来越多。

在好莱坞,大片不但是票房炸弹,也是技术研发中心,最先进的特效技术都会先用在大片上,开始使用往往不赚钱,只算是为自己打了广告,靠这名声赚来新订单。

只是往往这些特效技术未必满足得了导演们日渐膨胀的想象力,所以不少导演干脆自己成立了特效团队,比如著名的工业光魔和维塔数码。

卡梅隆在《阿凡达》之后也成立了自己的特效公司:卡梅隆|佩斯集团(CPG)。佩斯是他的朋友,也是一名优秀的工程师,2011 年俩人一起成立了公司,主要提供 3D 技术和设备支持。

2012 年,卡梅隆来了中国。那时候是北京电影节,聚拢了中国电影行业不少头面人物。卡梅隆参会、讲演,行程满满当当。

那时候《阿凡达》留给观众的震撼还没褪色;《泰坦尼克号 3D》正在热映,并即将取得超过 1.5 亿美元的票房,占了海外总票房的一半,几乎是美国本土票房的两倍;而在年底,卡梅隆或许会看到一份报告,上面说中国电影市场继续高速增长,超过日本,成为全球第二大电影市场,并可能在五到十年里超过美国。

卡梅隆把公司落户了中国天津

这些让卡梅隆充分认识到中国市场的巨大潜力。在他到访中国期间,卡梅隆|佩斯集团正式落户天津。同年8月,詹姆斯·卡梅隆再次来到天津,说“中国是好莱坞电影的第二市场,中国也是3D技术的未来,是我事业的新起点。”

但是直到如今,依然很少有观众知道,他们眼中的“卡神”,在中国有一家公司。

CPGC(卡梅隆|佩斯中国集团) 做的主要是幕后的工作。公司尽管 2012 年已经宣布成立,但因为报关、进关、审批等手续问题,公司直到 2014 年,才正式开始运营。

CPGC的团队人数不多,目前有二十多个人,这其中有技术、研发、拍摄、制作,还算上行政人员。这些人员基本能维持公司的日常运作。CPGC总裁程信森说公司目前依然是采用项目制的方式,当公司有项目的时候,会找到其他专业团队合作,以确保为合作方提供足够的技术及人员支持。

如今 CPGC 的项目依然以影视为主。

卡梅隆公司曾为《西游记之孙悟空三打白骨精》提供 3D 技术支持

早先,他们负责为《西游记之孙悟空三打白骨精》提供 3D 直拍技术。3D 直拍就是原生的 3D 拍摄方案,他们会提供 3D 直拍设备,提供人员,提供技术解决方案,用两个摄影机,根据不同的角度和距离拍摄同一组画面,最终合成为 3D 画面。

这是目前 CPGC 展现在大众面前的主要成果,不过他们还在酝酿着更多计划。

未来还会参与拍摄《三生三世十里桃花》

他们已经同阿里影业达成合作,参与拍摄《三生三世十里桃花》,同时还会参与一些其他项目,但名字暂时不能透露。同时,程信森说 CPGC 在今年年初已开始尝试同湖南卫视合作并录制了3D电视节目,“把 3D 的科技从电影院搬到家里去”。

在技术方面,CPGC 会持续与美国保持着同步。他们会和美国团队经常保持沟通,使美国的最新技术、设备也能够及时传到国内,CPGC 总裁程信森说:“我们的设备和他们(美国)的设备都是一样的,当有新的东西,包括升级换代,我们是同步进行的,我们的流程和他们(美国)的也是一致的。”

他们的技术也确实得到了观众的肯定,在《西游记之孙悟空三打白骨精》上映后,3D 效果部分确实赢得了不少好评。

技术在中国仍得不到重视

CPGC 正式运营不过两年,期望他们声势烜赫有些苛求,但相比美国总部,他们在中国这个飞速发展的市场上,发出的声音并没那么响亮。

马丁·斯科塞斯的《雨果》用了 CPG 的技术

成立两年的时候,在好莱坞,CPG 已经在和顶级导演的顶级项目合作,除了卡梅隆自己的《阿凡达》以外,马丁·斯科塞斯的《雨果》和李安的《少年派的奇幻漂流》都用了 CPG 的技术,通过相应设备,直拍 3D 而非后期转制成 3D,这些电影也都获得了各自年度的奥斯卡最佳摄影奖。目前CPG所参与拍摄的影片,全球累计票房超过100亿美元。

CPG 来到中国,看上的自然是中国电影市场扩张带来的 3D 技术广阔的应用前景,但如今,市场的确在扩张,但 CPGC 并没分得期望的那块蛋糕。

《三打白骨精》取得了 12 亿的票房,但在同档期《美人鱼》的光环遮蔽下,却显得黯然无光——《美人鱼》取得了近 34 亿票房,而且用的只是成本低廉的 2D 转制 3D 技术。同时,《三打白骨精》的特效也没能挽救口碑,最终电影豆瓣评分只有 5.7 分。

以现在的中国市场来说,有没有 3D 很重要,但 3D 效果好坏没那么重要。

3D 对中国电影的重要更多体现在票房上。根据相关数据统计,3D 电影比 2D 电影贵 5 元左右,差不多能为影片多带来 15% 的收益。并且,对于一部分观众来说,影院和电脑(手机、平板电脑)的区别,就在于是否能看 3D。

至于 3D 质量的好坏,并没有太多人重视,《谍影重重 5》转制 3D 引来大范围的不满,但在此之前,《环形使者》、《超体》以及明确反对 3D 的诺兰监制的《超验骇客》,在大陆上映时都相应转制成了 3D 版本,甚至 2009 年上映的《2012》,还特意转制成 3D 版本,独家在大陆再次上映。

当程信森去讨论项目的时候,“投资人又在影响着制片人,制品人在影响着导演等等,大家有时候先讨论演员,随后讨论档期,最后才讨论技术问题。”

目前演员的片酬往往能占到电影成本的 50%,而分配到类似 CPGC 等技术团队的资金,通常不足电影预算的 10%。

最终在电影里,他们也只是“鸣谢”下面的一行字。

卡梅隆可能没意识到,中国电影的飞速发展,原因之一正是因为“不重视特效”。特效意味着高成本、高投入、长制作周期。

但在中国,最能获得高票房的并不是视效大片,而是中等成本喜剧电影,如前所说,3D 不过是用来提高票价的手段而已。用这种“轻装快跑”的方式,中国电影迅速攻城掠地,在与进口片的竞争中取得了一定的优势。

市场是 CPG 来到中国的原因,但市场同样是让它发展受阻的重要因素。

面对这样一个市场,他们需要在研究技术与推广技术的同时等待市场成熟起来。在天津,CPGC建造了一个展示店,并希望“把旗舰店做成行业的标杆,让大家知道什么应该是最好的电影院体验”,以不计成本的方式,做出来最好的3D体验效果。

他希望能让更多的从业者认识到,什么是好的3D,能让他们有意识地往这个方向努力。他甚至希望未来CPGC能够成为国内3D标准的制定者,由他们来把控3D的质量,“就好像杜比认证一样,拥有自己的CPGC认证”。

只是制作方往往还抱着这样一种心态:倘若普通 3D 就可以带来巨大的利润,为什么还要用好的贵的 3D?但随着中国对劣质 3D 积怨越来越多,高质量的 3D 在未来或许会成为市场关注的焦点。

诸如 CPGC 一类的技术公司也需要投入越来越多的特效人员,从前期就开始参与电影筹备。劣质 3D 横行是 CPGC 面临的困境,但这困境本身也是公司发展的机会,同样也是中国电影工业发展的机会。

程信森觉得,中国有这么大的市场,工业也一定会向着好的方向发展,只是还需要不少时间去努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