管弦乐组曲《佩利亚斯与梅丽桑德》是法国作曲家加布里埃尔·福莱为比利时象征主义戏剧家梅特林克的同名戏剧写的戏剧配乐改编而成。舞台演出时的音乐写于1898年,共有九段音乐。1901年曲作者把它编成管弦乐组曲,仅保留了三段音乐,另加入一首西西里舞曲,便成了现在的由四段音乐构成的组曲。福莱一生创著颇丰,但从未发表过交响曲这样的大型乐曲,所以,管弦乐组曲《佩利亚斯与梅丽桑德》是他的少量还在演奏的管弦乐之一。

福莱生于1845年,卒于1924年。他童年时期就表现出对音乐的敏感,父亲给他提供了良好的音乐教育。福莱没有进著名的巴黎音乐学院,他就学的是一所教会音乐学校,在这里他大量研习了文艺复兴以后的宗教音乐。他的钢琴老师圣桑使他了解了门德尔松、舒曼等浪漫派作曲家的音乐。福莱在21岁毕业后,一面在教堂当管风琴师,一面在音乐学校教作曲课,后来在巴黎音乐学院任教,再后来担任巴黎音乐学院院长。他的学生里有二十多位有分量的作曲家,其中堪称世界级音乐家的有拉威尔、杜卡、艾涅斯库。但福莱不是以音乐教师留名于世的,他主要还是一位作曲家。

福莱的音乐创作年代正值晚期浪漫主义时期,浪漫主义运动的强大动力已逐渐消退,从诗歌界萌发的象征主义正在向艺术的各个领域蔓延,小说、戏剧、美术、音乐,都被一种捉摸不定的艺术倾向笼罩。这种倾向,具有一种不确定性,很难捕捉,但有一点明确的,就是它们的反传统精神。象征主义艺术的主要倡导者、诗人马拉梅对艺术的表现对象解释为“要创造出真实花束中所没有的那种理想之花”。这种主观情感经验的具象表现过程,领带的是高度暗示性的语言和艺术手法。这就使欧洲古典主义时期以来的艺术经验遭到遗弃,很多表现形式被瓦解。巴黎作为19世纪末欧洲前卫艺术最发达的城市,文化氛围和艺术潮流便是如此。处在这样的文化背景下,福莱并没有追逐潮流,加入新音乐行列,而是仍然在古典传统的范围内寻找自己的音乐语言。难得的是,他没有被潮流所淹没,仍能独立于潮流之外。他的音乐时隔一个世纪还没有被人们忘记,至今还在音乐会上演奏,并不断有新唱片版本问世。

福莱是身处后浪漫主义时期的古典主义作曲家。他所代表的古典传统不是海顿、莫扎特、贝多芬开创的德奥古典风格,而是明澈、均衡、静穆的法国古典风格,他被认为是法国传统的主要继承人。他的音乐洗练简约、不事铺张,短小的抒情方式显得节制而含蓄,精致而简朴的布局显露出温文尔雅的学者风范。他的表达方式虽是古典的,但在艺术精神上并不守旧。他从象征主义诗人的作品中获取灵感,写了上百首艺术歌曲。他自己特有的那种含蓄暗示性的风格与象征主义诗作结合,形成精致风雅而又朦胧缥缈的艺术特质。这些艺术歌曲,历来受到人们高度评价,福莱也因此被称作“法国的舒曼”,但是这个比喻似乎并不十分贴切,因为他的音乐里的情感内容与舒曼相去甚远,他更善于表现表象以下的不确定性内容。也许正因为这个,象征主义诗人、剧作家梅特林克的戏剧《佩利亚斯与梅丽桑德》在巴黎上演时,舞台配乐委托给福莱谱写。

《佩利亚斯与梅丽桑德》的原剧作者梅特林克是用法语写作的比利时诗人、剧作家。他一生写有二十多部戏剧,较著名的有《马兰纳公主》、《阿丽安娜与蓝胡子》、《佩利亚斯与梅丽桑德》、《青鸟》,其中《佩利亚斯与梅丽桑德》是象征主义戏剧的成功之作,为梅特林克赢得了声誉。梅特林克因此获得1911年度的诺贝尔文学奖。

《佩利亚斯与梅丽桑德》剧情取材于欧洲中世纪传说故事。王子高洛在森林中打猎迷路,与少女梅丽桑德相遇,两人相爱,高洛违背国王的意志与梅丽桑德私下结婚。后经弟弟佩利亚斯的调停,老国王接受了这桩婚事,梅丽桑德与高洛回到城堡。一天,佩利亚斯陪嫂夫人梅丽桑德在泉边散步,梅丽桑德拿着丈夫高洛送她的指环玩耍,失手把指环落入水中,此时时钟正好敲响十二点。恰在此刻,在林中打猎的高洛突然从马上掉下来摔伤。回到城堡,他发现梅丽桑德的指环不见了,命令她半夜去找。高洛对梅丽桑德与佩利亚斯的关系充满疑心,终于发现两人的亲密举动,便拔剑刺死佩利亚斯,刺伤梅丽桑德。负伤的梅丽桑德生下一个女儿后濒临死亡,临终前她告诉高洛,她与佩利亚斯是清白的,他们之间什么也没有发生。高洛悔恨不已,但一切都已完结。

这出戏自始至终充满令人不安的怪诞因素:森林里的梅丽桑德来路不明,阴森的城堡和黑暗的森林使人压抑,空气里弥散着莫名其妙的臭气,东西无缘无故地失落,坐骑突然受惊,这一切都透露着不祥之兆。高洛受着莫名的邪恶蛊惑拔剑杀人,无法抗拒的命运捉弄使人处在危机中。全剧的阴郁氛围和宿命因素,是象征主义艺术对世纪末恐惧的表现。

福莱的室内乐富于经典沙龙气息

组曲《佩利亚斯与梅丽桑德》的音乐气氛,很符合原剧的象征主义原则。音乐没有大起大落的戏剧性因素,组曲的四个部分是四段抒情性很强的音乐。第一段是全剧的前奏曲,音乐温柔而储蓄,暗示出全剧的悲剧性主题,也表现了象征性艺术特质。第二段“纺纱女”与第四段“梅丽桑德”之死,音乐用以表现美貌的梅丽桑德在命运的驱使下走向死亡,同样没有强烈的戏剧冲突,主要是主观表现。第三段“西西里舞曲”是组曲里脍炙人口的一段,旋律极为优美哀伤,原本是为大提琴写的一首单曲,收入组曲里改编成乐队曲,由长笛唱出主旋律,竖琴衬奏,再加上弦乐器。这首乐曲旋律动人,很典雅而又暗含感伤的抒情意味,经常被改编成各种乐器独奏的抒情曲,是组曲里广为人们熟知的一首。

福莱是1871年成立的法兰西全国音乐协会的创始人之一,被认为是法国传统的主要继承者和传递者。他的音乐精简而不铺陈,雅致含蓄,绝不炫耀技巧,能够用简短的形式完成的便不会铺衍开来。所以,短小的抒情形式是他风格的基础,他的音乐被喻为“仿希腊风格”。其实,真正的古希腊音乐究竟是何等风范人们几乎无法知道,只能从残存的古希腊文献里推敲那时的音乐风格,还有就是凭着对古希腊严谨、高尚,遵从理性、崇尚科学的文化精神去猜想了。福莱的洗练、沉穆的高贵气质使人们乐于把他与古希腊艺术精神相联系。

在《佩利亚斯与梅丽桑德》这个题目下的音乐作品有四部,都是出自名家之手:除了福莱的管弦乐组曲外,还有德彪西的同名歌剧,这是德彪西一生中唯一的歌剧,曾大获成功。勋伯格写了一部交响诗,那时他还没有开始他的无调性实验。西贝柳斯为此剧在赫尔辛基的上演也写了配乐,同样也改编成管弦乐组曲,只是演奏的机会不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