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9世纪中叶,民族主义音乐潮流逐渐在东欧和北欧各国兴起。民族主义音乐是民族思想在艺术上的表现,各国音乐家不满足于德国传统风格的音乐,致力于反映本民族历史和现实生活的音乐题材,具有较强的爱国主义精神和深厚的民族感情。民族主义音乐运动影响了世界乐坛将近一个世纪,产生了不计其数有价值的音乐作品。这场音乐运动的早期倡导者和代表人物就是俄国音乐家格林卡。

被誉为“俄罗斯音乐之父”的格林卡出生在一个庄园地主家庭,自幼接触到俄罗斯农民生活,受到俄罗斯民歌和民间音乐的熏染。他也曾受到过良好的正统古典音乐教育,跟彼得堡的外国音乐家学习钢琴、提琴和音乐理论。26岁时为了学习意大利歌剧艺术,格林卡出国旅行,在意大利住了三年。此间,他潜心研究意大利歌剧和意大利美声唱法。后来还到过维也纳和柏林,深入研习欧洲传统音乐。在意大利时,格林卡已经能写一些意大利风格的音乐,并得到很高的评价。但是他说:“我实在不想成为意大利人,对祖国的怀念逐渐引导我按照俄罗斯方式来写作。”格林卡在他的自传里谈到,童年时代听到的民歌,成了后来他以绝大部分精力钻研俄罗斯民间音乐的主要原因。民间音乐的丰富文化资源滋养了他,使他创作了许多富于俄罗斯风格的民族音乐。19世纪中期以前的俄国音乐基本上由来自意大利、德国、法国的音乐家来执掌。1836年,格林卡回国后创作的第一部歌剧《伊万·苏萨宁》上演。这部歌剧由于使用的是俄罗斯民间音乐素材,习惯于意大利歌剧的宫廷贵族讥讽它是“马车夫的音乐”。但是,演出仍然是成功的。诗人普希金和作家果戈理写诗作为祝贺,歌剧上演的那天被认为是“俄罗斯民族歌剧诞生的日子”。

1837年格林卡开始准备创作歌剧《卢斯兰和柳德米拉》。该剧取材于普希金的长篇叙事诗,普希金同意亲自改编歌剧脚本。不幸的是普希金死于蓄意制造的决斗阴谋,这次合作未能如愿。格林卡的民族主义音乐主张使他与宫廷音乐官员经常发生尖锐的冲突,再加上敌对的贵族的诽谤与中伤,格林卡感到很孤立。1844年格林卡再次出国,去了法国和西班牙,考察外国的民族音乐创作,收益很大。

1847年格林卡回到俄罗斯,1848年写出了交响幻想曲《卡玛林斯卡亚》,这部作品奠定了俄罗斯交响音乐风格的基础,为后来出现的俄罗斯交响乐做出了风格示范。

格林卡开创了俄罗斯交响音乐语言

交响幻想曲是由管弦乐队演奏,内容和形式上都是很自由的交响作品。格林卡的《卡玛林斯卡亚》的篇幅规模不大,接近于交响乐一个乐章大小,它描写的是俄罗斯民间生活的生动场景。音乐题材由两首流传甚广的俄罗斯民歌组成。这两首民歌一首是婚礼歌曲《从山后,从高高的山后》,另一首是舞蹈歌曲《卡玛林斯卡亚》。对于采用民间音乐,格林卡说:“创作音乐的是人民,而我们作曲家只不过是把它编成曲子而已。”他的浪漫曲《北方的星》里就曾采用过《高高的山后》的音乐主题,在幻想曲《卡玛林斯卡亚》里再次使用这个素材。幻想曲里的两个音乐主题一个是抒情性的,优美迷幻的曲调隐含着俄罗斯人的淡淡的忧伤;另一个欢快活泼,是俄罗斯人性格里开朗乐天的一面。两种不同情绪的音乐主题并置,构成鲜明的对比,又互相融合,在各自的变奏发展中形成一个整体。这些旋律的呈示和交织构成一幅生动的俄罗斯农村婚礼画面:人们把出嫁的新娘装扮好,新娘依依不舍地告别双亲,在众人的陪伴下到新郎家去。人们用歌声为她送行,接着情绪发生了变化,响起了热烈欢快的舞曲,人们载歌载舞,庆祝这个欢乐的日子。

格林卡在幻想曲《卡玛林斯卡亚》里采用了民歌,但他不是简单地照搬民歌曲调,而是认真钻研,充分掌握民间音乐的音调规律,从中提炼出最精髓、最本质的因素。该曲运用欧洲古典音乐的艺术手法加工,大胆地加以发展和丰富,创作出最具有民族性格的音乐。《卡玛林斯卡亚》不仅在音乐曲调上是民族的,它的变奏手法、复调方式和配器方法也是俄罗斯音乐独有的。这在开创俄罗斯民族交响乐上有非凡意义。

格林卡一生中没有写过一部传统意义上的交响曲,但他开创了俄罗斯交响乐的道路,所以,人们仍然把他誉为“俄罗斯音乐之父”。柴科夫斯基说:“所有的俄罗斯交响音乐作品都是从《卡玛林斯卡亚》中孕育出来的。”格林卡在俄罗斯音乐史上的地位与普希金在俄罗斯文学史上的地位是相提并论的。俄罗斯19世纪艺术思想主流在文学方面的表现是现实主义,在音乐上则是民族乐派。

民族主义乐派在俄国的格林卡之后有“强力集团”,直到本世纪的有普罗科菲耶夫;在捷克有斯美塔那和德沃夏克;在匈牙利有艾凯尔和巴托克;挪威的格里格和芬兰的西贝柳斯是民族乐派在北欧的代表;英国由于埃尔加的出现而结束了音乐的舶来时代;巴西则有维拉·洛博斯。民族乐派的音乐家们都植根于本民族民间音乐的土壤上,获得了丰硕的成果。在整理本民族音乐资源上也做出了很大贡献。如波兰的奇鲁贝尔库,收集整理了两万多首民歌。民族乐派的音乐家们的音乐活动往往和本国的独立斗争联系在一起,有好几位是本国国歌的作者。

民族乐派的音乐运动影响世界音乐近一个世纪。20世纪30年代以后,这股潮流逐渐退去,取而代之的是新古典主义乐派。各国的音乐家们又在探索新的超越国界和语言的音乐形式,或者说是对人类感情的新的追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