独唱歌曲《跳蚤之歌》是根据德国大诗人歌德的著名诗剧《浮士德》中魔鬼梅菲斯特的一首歌写成。《浮士德》里的这首诗借魔鬼梅菲斯特之口讽刺德国诸侯国王豢养弄臣,朝纲腐败的社会现象。原诗讽刺辛辣,颇具戏剧性,所以,有好几位音乐家曾为它谱曲,德国作曲家贝多芬和贝拉分别在1809年和1842年为这首诗谱曲,法国作曲家柏辽兹在戏剧康塔塔《浮士德的惩罚》中也写了《跳蚤之歌》,俄国作曲家穆索尔斯基于1879年写了《跳蚤之歌》,这是他一生中最后的一首声乐作品,当时是为俄国一位著名女歌唱家而作,现在一般由男中音或男低音演唱。由于在几首《跳蚤之歌》中,穆索尔斯基的这首特别具有戏剧性和讽刺性效果,所以流传最广,经常在音乐会上演出。

诗剧《浮士德》里魔鬼梅菲斯特唱《跳蚤之歌》的场景是这样的:上帝与梅菲斯特争论人间的善恶真伪,双方决定从人世间找一个人做实验,由梅菲斯特设法引他上邪路,而上帝则坚信一个人只要不失去天良善性,就不会迷失正途。梅菲斯特找到了正在面临精神危机的学者浮士德,梅菲斯特答应为浮士德服务,满足浮士德的任何奢望,让他遍尝人间欲望,只要他说出“你真美啊!请停下!”就算输了,生命终止,灵魂归梅菲斯特所有。在剧中魔鬼梅菲斯特代表虚无主义,自以为看破世情,他嘲讽人间存在的虚伪和腐败,对封建宫廷更是百般嘲弄。当时的封建皇帝有在宫中豢养弄臣陋习,弄臣没有实际权利,只是在朝上插科打诨,以供消遣取乐,博人一笑。但是弄臣的权利又很大,他可以拿任何王公大臣开玩笑,利用人的缺陷编制恶毒的笑话,他机智圆滑,口角生风,经常能狠狠地刺痛被愚弄的对象,连王后贵妃都不在话下。梅菲斯特领着浮士德遍游人间,在北欧的一家小酒店里,梅菲斯特兴之所至,唱了一支《跳蚤之歌》,以表示他对腐败宫廷的不屑,歌中的跳蚤指代的就是弄臣。歌德的原诗是这样的:

从前有一个国王,

他养了一只跳蚤。

跳蚤?跳蚤!

国王待它很周到,

比亲人还要好。

国王召来一个裁缝,

“你听我说,奴才!

给我的这位朋友,

缝一件大龙袍!”

跳蚤穿上大龙袍,

浑身金光闪耀,

宫廷内外上下跳,

得意忘形瞎胡闹。

跳蚤?跳蚤!

国王封它当宰相,

还给它挂勋章,

跳蚤的亲友来到,

一个个都沾了光。

那皇后自己本人,

还有那些宫女,

被咬得浑身痛痒,

人人都受不了。

但没有人敢碰它,

更不敢动手打。

要是它敢咬我们,

就一下子捏死它!

歌德的《浮士德》这首诗表现的是封建皇帝的昏庸无能和朝政纲纪的败坏,穆索尔斯基为此诗谱曲时,充分表现了原诗的讽刺意味。音乐形象十分鲜明生动,手法颇似歌剧中的宣叙调,很富于戏剧性,钢琴伴奏大音程上下跳跃的顿音加以凌乱的变化音,描写出弄臣在朝廷里上蹿下跳的丑态,歌曲里穿插的各种笑声表现出梅菲斯特对封建王朝的轻蔑、讽刺、嘲弄,结尾处一连串放肆的大笑,也表现出梅菲斯特自恃不受人间规矩约束且法力无边的得意。

穆索尔斯基生活的年代,欧洲启蒙主义思想传入俄国已很久,1848年欧洲革命对俄国知识分子和贵族阶层的思想冲击很大,一些西欧国家政体的共和化和君主立宪制使俄国的君主专制制度很孤立,俄国国内的民主主义思想在城市里传播很广,俄国的文学、戏剧、音乐都带有民主主义思想倾向,穆索尔斯基为《跳蚤之歌》谱曲并把它搬上舞台,其政治上的用心是明显的。《跳蚤之歌》一经演出便受到热烈欢迎。当时俄国有一位世界闻名的大歌唱家沙里亚宾,这个人不仅艺术水平高超,思想也很进步,他的每次独唱音乐会最后都要加演《马赛曲》,然后,热烈的观众就会齐声呼喊:“跳蚤!跳蚤!”于是沙里亚宾就会惟妙惟肖地演唱一曲《跳蚤之歌》。沙皇的检察机关虽然明知这首歌的讽刺用意之所在,但是也无可奈何。

《跳蚤之歌》现在仍然是音乐会曲目,它强烈的戏剧性效果使它成为讽刺歌曲的典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