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刚刚过去6月里5G再次成为业界关注焦点,先是在14日3GPP冻结了5G NR独立建网标准,完成了5G第一阶段标准化工作,到了20日深圳举办的IMT-2020(5G)峰会上,与会人士、企业开始探讨下一阶段5G标准细节。

在频繁召开会议、不停制定新标准下,5G能如约在2019年商用么。

▲ 6月14日3GPP在美国圣迭戈召开 3GPP RAN全会

在6月14日3GPP制定的5G NR独立建网标准是Release 15版5G中最后一个标准,它从无线接入网络、业务与系统和核心网与终端多方面规范了运营商如何构建一个独立5G网络。

然而全球没有一个运营商从零开始建设5G网络的,任何一个5G网络都是建立在3G、4G网络基础上。

因此5G NR独立建网标准不过是代表了5G标准第一阶段(Release 15)冻结,5G能否在2019年如期商用关键得看运营商、各大企业的努力。

在5G NR独立建网标准冻结后,高通(Qualcomm)就加紧与运营商、下游企业进行5G网络测试。

在今年2月22日,高通与华为在上海就进行了一次测试,联合验证了基于Release 15版5G新空口技术,如同步、信道编码、新帧结构和可扩展的OFDM等。

在5月10日OPPO展示3D结构光原型机时,还联合了高通完成了全球首次基于3D结构光技术的5G视频通话,以及利用高通5G新空口终端原型机,现场实现了1.4Gbps下行速度,以及160Mbps上传速度。

在上周刚刚结束的IMT 2020上,高通宣布将与大唐移动合作开展基于3GPP的5G NR互操作性测试,测试将使用大唐移动提供的基站和Qualcomm Technologies提供的终端设备。

部署5G基站只是普及5G网络的一步,没有智能终端的5G网络是毫无意义的,可5G网络为了实现更更高的传输速率,采用了全新毫米波技术,为智能手机、平板电脑天线设计带来全新的挑战。

与3G、4G网络(6GHz以下网络)使用单元件低增益全指向天线不同,毫米波通讯应用了波束成形技术,需要协同多个发射器、接收器组成窄波束高增益天线系统,手机制造商缺少这类天线设计经验。

为此,Qualcomm的工程师已与vivo通力合作数月,共同设计兼容28 GHz毫米波与6GHz以下网络通讯的天线,并在位于圣迭戈的天线实验室进行了多次辐射测量,最终将5G智能终端制造商提供了一个5G天线参考模型。

无论是5G IoDT测试,还是5G毫米波天线都是面向2019年的5G通讯技术,要实现理想中连接更多设备、延迟更低的5G网络,让5G在工业、电力以及C-V2X等URLLC(低时延高可靠)场景中发挥作用,必须推动5G到下一个阶段(Release 16)。

在第一阶段5G网络,比如说蜂窝车联网(C-V2X)中允许在没有网络覆盖或无需接入蜂窝网络的情况下实现车辆之间、车辆行人之以及车辆与道路基础设施之间互相通信,大幅度提高了自动驾驶的安全性。

在一个月前,福特、松下使用了高通9150 C-V2X解决方案,携手美国科罗拉多州运输部在丹佛市开展了蜂窝车联网、自动驾驶相关测试。

但到了下一阶段5G,也就是Release 16标准中,蜂窝车联网会进行大量技术升级——数据通道编码用LDPC编码代替了Turbo码,应用了OFDMA(正交频分多址)技术,升级到256-QAM高级调制方式等等。

最终将通讯延迟从4ms降低至1ms以内,实现车辆之间以高带宽、低延迟共享传感器数据,这样前车紧急刹车时后车能迅速获得通知并作出反应,让自动驾驶变得更为安全。

为了2020年将Release 16标准5G投入实用,现在不停召开会议,敲定技术细节非常必要。

5G独立建网冻结是5G标准制定一个重要标志,但5G普及关键取决于运营商、电信相关企业和各国政府努力,以目前进度在2019年如期商用不会是难事,下一阶段5G标准也开始制定,5G时代始终离我们越来越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