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听音乐的人,是否一定要为自己配套好的音响设备呢?看上去这像废话,好马配好鞍嘛。可细细地想,不一定吧,没有好鞍的千里马就不算好马了么?肯定不是。爱乐人,有套不错的音响设备当然是好马配了好鞍。但设备很一般,甚至就是个音质一般的手机随便插上个耳机听听莫扎特,这爱乐人还是爱乐人啊。

反过来说,芸芸音响发烧友就都算爱乐人了吗?当然也不是。这么一绕,爱音乐和烧音响似乎是有点联系的两码事嘛。实际情形是,爱乐人中有一部分是音响发烧友,音响发烧友中有一部分是爱乐人。形式逻辑的说法,两者不是同一概念,也不互为因果;数理逻辑的说法,两者互有交集,但并不重合。

笔者接触到的情形是,爱乐人中拥有麦景图放大器、天朗喇叭、道尔唱机的人实在很少,很多人就用个播放机听听CD唱片。音响发烧友中藏有百张经典音乐唱片的人也很少,平时也就听个蔡琴、阿姐鼓什么的,而且反复听了半辈子也没厌。很多年以前,电视台跑到施鸿鄂家里拍新闻,镜头里就一很普通的台式组合音响,音响烧友们见此巨大地鼓噪。记得那几天音响论坛上为这事刷屏无数,笔者上去写了一句:请问各位老烧,你们家有施鸿鄂的唱片吗?他太太的唱片呢,有吗?于是众人歇声了。这两拨人说白了也就是个鸡犬之声相闻的交情。

爱乐人通过3种途径亲近音乐,自己演奏、现场聆听、电声欣赏,就是电声欣赏这一条一定要用到音响设备,所以爱乐就和音响扯上了干系,可这干系有多大多深,要看具体某位爱乐人是通过什么维度品味音乐的。音乐的组织结构中最基本的元素是旋律、节奏、和声和音色,这也促成了不同的爱乐人在品味音乐时有不同的侧重维度。在通过电声设备欣赏音乐时,听者如果比较在乎旋律、节奏、调性、曲式这类要素的,音响设备的素质高下往往就会被忽略。只有非常重视甚至痴迷音色的爱乐人,才去追究音响设备的高下。音响设备的好与不好,从音乐角度说,最本质的问题就是还原和展现不同音色的能力,尤其是展现泛音的能力,在音响技术中叫作“高保真谐波回放”能力。

为了提高哪怕是一点点的泛音展现力,音响烧友们都在付出高昂的经济代价。这就理解了音响发烧友为什么要一辈子追求蔡琴,她的嗓音泛音比较丰富。也终于明白了,老烧们听的根本不是音乐,听的是嗓子眼里那点熟悉的声音。在音响杂志里常会出现这样的神评论:“蔡琴的那口唾沫咽得真很肉。”为什么肉呢?音色到位了。

资深爱乐人,如果有心比较比如安娜·索菲-穆特不同CD版本中运弓技巧对乐音展现的细微差别,比较柏林爱乐和列宁格勒爱乐管乐声部细腻度和亮度的不同,那么高素质的音响设备是必需的,没有这份嗜好,就不必了,省下钱去听现场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