她,是一个时代的符号。她,十七岁出道,纵横影坛二十年,主演一百部电影。婚后息影,她戏里戏外的人生,用一支笔写不尽,用一本书看不完。
十七岁那年,她走进了娱乐圈,创造了一片星光璀璨的辉煌天地;四十岁那年,她走在了圈外,开始为自己扫出一片净土。圈里圈外,都是她那无人能企及的传奇。

世人说人生如戏,戏如人生,真实人生这场戏,比虚构的剧情更富有戏剧性。

林青霞

大美人林青霞自嫁人后就淡出幕前,除了闲时露面品牌活动,她就几近没有再参与电影或电视的拍摄,直至近来才首次参与综艺节目再现人前,但林青霞绝对是一位从未被时代潮流给吞没的传奇。

高中毕业后,林青霞就被星探发掘,从此展开镜头下的人生,她的银幕处女作《窗外》更令她迅速走红,之后她以《笑傲江湖Ⅱ之东方不败》亦男亦女的形象,再攀事业高峰。

从台湾来到香港之后,林青霞的戏路终于渐渐拓宽,不再只局限于唯美的文艺爱情。

她演绎了许多不同风格的角色,有英姿飒爽的革命人士,有黑社会的女流氓,有高贵典雅的贵妇人,也有一些诙谐搞笑的喜剧角色,大展演技的同时,我们也仿佛看尽了世间的百态众生。

旁人看来林青霞事业如意顺畅,但在三十多年前的访谈中,林青霞谈起不为人知的辛酸史时,她更用“狗”来形容自己。

“一天晚上,我在拍《东方不败之二》,在电影公司的小巴上睡着了。突然惊醒,不知身在何处,往外一看,到处是烟火、红毛泥和一大班男人、我想,待会儿又要出去闻烟、受冷,还要打,心里头便觉得不舒服,觉得自己像条野狗。”

“终于病了,在上海转拍《白发魔女传》那组的第一天,连眼神都没有了,导演让我休息一天,我知道大家的档期都很紧张,第二天便带病开工,又是拍打戏,弄得披头散发。回到酒店往镜里一照,像疯狗。”

她说:“乐观的人面对这种事,开心的笑笑便算了,悲观的人就会觉得辛酸。”也许正是她的努力和乐观的一颗心,她的演绎才如此打动人心,她从温婉清纯的玉女到英气的江湖女侠,又到雍容大气的男人,不辨雌雄间倾倒着芸芸众生。

林青霞对珠宝情有独钟,在她回忆过去的文章里曾说,有一次参加宴会回到家,哄了女儿睡觉,又伏在案前写日记,一抬头猛然看见镜子里的自己,还戴着晚宴上的长耳环,那一刻她感觉到自己的美,珠宝的光芒给女人的自信,这种力量是无穷的。

她眉宇中自带一股英气,一抹红唇,烟花焚城般的美丽,让天地失色。而纵观她这一路的美丽,不难发现,珠宝永远都每时每刻地陪在她的身边,为她增加更闪耀的光芒。林青霞对珠宝情有独钟,她对珠宝的理解和搭配也别出心裁,十分出色。

粗眉红唇,这种美貌放在现在也能颠倒众生。复古的短发搭配水滴形珍珠耳环、珍珠长项链,优雅中带着摩登时髦。

在旧时的电影剧照中,林青霞身着白色套装、头戴白色宽檐帽,长短合度的珍珠项链和耳钉显得她就像东方的奥黛丽赫本。

减了短发的林青霞,平添了飒爽英气。白色宝石耳环与短发、盘发最相称,钻石手镯俏皮华丽,画龙点睛的珍珠腰带显得纤腰一握,大方美丽。

然而较之林青霞年轻时的风华绝代,现在的林青霞多了一种光阴洗濯出来的温润。林青霞身着红裙,佩戴宝石发带和钻石耳环,颜色的搭配衬得眉目如画,肌肤胜雪。

林青霞偏爱红衣,多次穿着红色出现在镜头前,这张照片是她60岁生日时所摄。红色礼服的大气雍容搭配纯净的钻石耳环,华贵富丽,完全看不出她已经是花甲之年。

不规则的黑色长裙华丽大方,配上高贵的祖母绿长项链和食指戒指,稳重中暗藏风韵,仿佛暗夜的黑天鹅。

女人的美,各个阶段都不同。林青霞没有可以让自己保持年轻时的容貌,但岁月却把她变成了一块玉,她优雅的老去,美丽的老去。

温润和英气,柔和和慈爱,在林青霞身上完美的融合。这样的美丽独一无二,无法掩饰。

林青霞是渴望自由的,她在婚后息影,勇敢归零,并不是人人都有这份难能可贵,她洒脱和从容,在面对眼花缭乱的花花世界时,多了一份明世的清醒,多了一分心态的超然。

如果真有前生的话,林青霞的前生大概是一条鱼。她在晒得很烫的沙滩上跳着、舞着,终于舞进海里,笑容更加灿烂,她说:“我一碰水便活泼。”

林青霞爱海。“我喜欢在海底看鱼,感觉上,自己就像一条美人鱼,自由自在,很开心。”青霞并不特别擅长运动,但水上活动竟是一学便上手。

林青霞确实渴望有逍遥自在的一天。她说:“我一生被注目,从小到大都遭受压力。只有唯一的一次,尝试真正把自己释放出来。”

那一年,她与邓丽君结伴同游,在法国南部裸泳,“男女看我都不要紧,只要是用看人的眼光看我,而不是看明星的奇异目光。当时觉得像与天地融为一体,很快乐,那是我追求的感觉,我想邓丽君跟我同样怀念那一天。”

世事如浮水,但她不管外界对她如何的讨论,她总能做到安守内心的一份宁静,不被打扰,掌舵好自己一艘帆船,稳稳的前行;人世浮华如尘,太多的喧嚣和聒噪,但她却不畏惧,不胆怯。